广酒的早晚茶,开花馍battle过友谊宫水上漂了吗?吴清飞said广酒一直很广酒

郑在输入 2019-09-08 13:27:56


        民以食为天。食色性也。自古以来,吃就特么是最大的事,现在你自诩吃货,其实就是一种自嘲低调的显摆,藐视权威的当下,你说自个是美食家,那不找骂呢。其实,我们都是吃货,我们的嘴巴除了吐槽、舔盘子,剩下的就只有了,想想你的前半生,从口含甘甜母汁的那一刻起,有多少食物的香甜在你舌尖上跳舞,挑动了你味蕾的兴奋?启蒙了你食色性也的
  王小输第一次吃到广酒的开花儿馍,直接吃哭了,一点不夸张,那会儿还不知道面包是什么鬼,比馒头蘸糖好吃,那是一种白糖的甜和精细面粉的香妙不可言的结合到一起,瞬间吃出满满幸福感的一种神奇的白馒头,因为价格高昂(比普通馒头贵几倍),路途遥远(没有共享单车的当年,人小鬼也不大的王小输,从纬四路走到紫荆山已到极限),这辈子就吃过一次广酒的开花儿馍,那绽开如十字裂口的花心,永远荡漾在心房,这个不一样的馒头,几乎cult了精神世界的迷恋。
 广酒得以成名,让郑州市民如数家珍的可不是开花馍,那是王小输舌尖上的最爱,粤式早晚茶广式糕点才是广酒的正确打开方式。
  五十年代的郑州,社会主义建设快马加鞭,郑州电业局成立,郑州水厂正式放水,郑州第一家电影院成立,郑州第一家人民剧院成立,郑州第一家棉纺织厂成立,郑州第一条雨水管道金水路管道建成,郑州第一条晴雨通车公路——郑密公路通车,郑州大学建成招生,郑州新通桥建成通车,郑州广州大酒店建成。。。。。。。。
  1956年,社会主义的蓝天普照之下,56个民族56朵花,32个省市自治区是一家,支援帮衬是一种传统美德,广州市第三商业局饮食公司的54名餐饮技术骨干,热血青年,远离羊城,带着对事业追求,对美好未来的憧憬,踏上了百废待兴的中原热土。8月,广州酒家在双孔、砖拱、跨度8米,桥宽10米当时最流弊新通桥桥头隆重开业了。从此,郑州市人民也可以吃到最地道的广州早茶晚茶了,粤式菜系在广酒烙上了南方饮食的基因,去广酒喝早茶成了一句时髦炫耀的语言。在郑州,广酒就是粤式早茶的代名词,当时吃烩面去合记,吃焖饼去葛记,吃蒸饺去蔡记,柒早茶当然系广酒的啦。。后者更是年轻人的最爱,逼格更高,环境更优雅。
  八十年代,郑州餐饮酒店井喷式发展,公款吃喝保证了餐饮业的客源和效益。高档豪华的各系菜系在私人资金充裕,交由管理公司打理之下,生意蒸蒸日上,日进斗金,同时,菜品质量,服务意识甩了国营餐饮行业八条街。广酒没那么惹人注目了,渐渐淡出了郑州吃货们视线,说广酒是粤式早晚茶的代名词,八零后会很狐疑,九零后表示没听说,俩千后挠挠头,恍然大悟“哦,好像路过过”
  九十年代,广酒临河而立的友谊宾馆建起了一座友谊宫,友谊宫的晚茶瞬间成为郑州夜场青年的深夜食堂,把妹酒过三巡,一定要带她去友谊宫吃晚茶的,点上水晶虾饺,粤式叉烧酥,潮州粉果,荷香糯米鸡。。。。晚上指定就拿下了,楼上友谊宾馆的标间又将是炮声隆隆。水上餐厅(老郑州人又叫它水上漂)叫了大塘也是主营粤式菜系,貌似粤式菜系三足鼎立的版图就此在新通桥金水河提两岸展开了,可惜,没人会把广酒来当作一个对手了,广酒只能靠客房来继以生存,餐饮早就入不敷出了,友谊宫也没红火几年,新通桥头的粤式餐饮只是开了个好头,便匆匆进入到了萧条期。
再记起广酒,却万没想到是因为全国闻名的尬舞团。这是一群来自豫东南西北的身份成谜的中老年男女,没有任何的舞蹈天份,却可以无所顾忌收放自如,他们忘我的扭动着肥胖或瘦弱的身躯,你可以有质疑,只是在观看的时候一定要平心静气,他们才是体现了音乐无国界,舞蹈没偏差,你中国有嘻哈,我人民有尬舞,你带宝格丽的项链,我带小商品城的巴布瑞,效果一样杠杠的。
他们每天下午都会从广酒与大塘之间只能容下一人逼仄狭长的通道来到他们的领地。(人民公园不允许他们进入园内),这显然不能扑灭他们的热情,只要音乐声响起来,他们便专注的直播起来,忘乎所以,他们的粉丝数令人乍舌,可能知道他们的比知道广酒的人还多。。
   广酒并没有止步,现在是股份制的广酒,每个人既是股东又是员工,这才可以真正的以店为家,这一点在吴清飞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这是一个在餐饮行业工作二十年的。。。呃,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还是庸俗点吧,漂亮女子,也是一个初中女生的妈妈,从友谊宾馆的服务员到广酒的餐饮部前厅经理,20年的路程,平淡如菊的走过
  是有着快乐上进的心态,才能抛弃浮躁与广酒相濡以沫,没错啊,她的微信就叫快乐飞儿,欲望少一些,才能快乐的飞起来 ,枯燥的服务干成一种兴趣,绝不是在讴歌谁,这样的人,在广酒还有很多,包括老曹
老曹是王小输的好基友,毕业于全河南最牛逼的职业中专,省直文秘班,当然谁也没有去省直机关当秘书,全都屁滚尿流自谋生路了,老曹是土生土长的郑州人,第一次去老曹太平里的家,就在现在的大上海后面,狭窄的胡同,公用的厕所,条件那叫一个恶劣,老曹却毫不在意,这是一个浓眉俊彦的五好少年,是学校的团支部书记,英语课代表等等诸如此类的名头一大把,毕业后依然没能混到省直机关(老曹的父母可是省直机关处级干部都是),一猛子扎到广酒干到风生水起
  现在有句话怎么说,世界正在回报善良的人,老曹就被回报了一回,那一年,外交部来河南挑选赴美使馆的服务人员,老曹凭着鲜肉儿的外形,过硬摆台布叠被子(做床)的基本功,挺进三强,三强之中,老曹最为淡定,那两强台下动作多到出戏,最终老曹去了米国,挣了一笔刀了,回到广酒,继续栉风沐雨奋斗在餐饮服务行业,一口气就干了20 多年
  广酒正是有了如此执着正直的老曹吴清飞这样的员工,现在的广酒才会依然是以前的广酒,早茶依然是以前的味道。
  2017年的郑州,广酒还能代表粤菜最地道的味道吗?它能达到吃货们想吃早茶第一时间就想起或者脱口而出去广酒吗?王小输才管不了那么多,反正广酒就是王小输味蕾觉醒的地方,开花馍让我产生如此cult的迷恋
  所以,所以,所以,我特么植入硬广了啊,其实就是老曹朋友圈天天都发的那一条,前天,王小输和初恋女友还有老猫去吃了一次,正如吴清飞所说,广酒依然是那个广酒,没错,还是粤式早茶的味道,价格也是绝对的适中,三个人花了160元才。
  最后王小输还是要提醒一下各位读友,扯东扯西其实吴清飞才是主角,这儿依然是郑州市最美销售顾问的评选活动,是郑在输入王小输鼓捣的活动,您瞧不瞧得上,吴清飞已经是第九位销售顾问了。

广州大酒店,始于1956年,一个有故事的地方。

王小输说:在郑州,晚茶还是广酒,呃。。有故事,有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