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特朗普的宫殿(内含小福利)

商业人物 2019-06-21 12:53:59



起初,它只是一个巢穴,一位亿万富翁奢靡生活的巢穴。一个月前,它成为了宫殿,“国王”唐纳德•特朗普统治着那儿。在接下来的四年里,他还将统治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美国,成为了特朗普的大厦。现在,因为大选,它正分裂成了“美利坚分众国”,特朗普是候任的“美利坚分众国总统”。

 

作者:岳梅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观光点


这座位于纽约第五大道和56街交汇处的摩天楼已经成了纽约炙手可热的观光点之一。


在2016年的11月以前,这里只不过是纽约曼哈顿岛上一座地理位置优越的顶级写字楼,和周围林立的摩天楼并没有太多不同。


特朗普大厦坐落在纽约富人区的核心地带:正面是第五大道、背后是麦迪逊大道。




在纽约城的曼哈顿岛上有几条著名的大道:Broadway(百老汇大街)、麦迪逊大道、公园大道和第五大道。从特朗普大厦往北走经过两栋大楼,一个街区之外就是纽约最大的苹果店、隔街斜望中央公园。




在第五大道和公园大道、麦迪逊大街三条平行大街毗邻中央公园的东侧区域,是曼哈顿岛上早期的富人区——上东区,这里是美剧中名媛和富豪频繁出没的地带,街区整洁、安静而舒适,每一栋公寓楼下的大堂都会有私人管家;没有时代广场区域的喧哗、脏乱、街头表演以及路边乞丐。


如果把住在上东区的叫做富豪,那么中央公园南侧的住着的则是世界级的顶级富豪了。那里坐落着可以对望中央公园的顶级住宅公寓、酒店以及购物中心,晚上,街边的私人俱乐部门口停着的是一水儿的高级轿车。


要说特朗普大厦西边、东边和北边的邻居非富即贵的话,南边的邻居们更是大名鼎鼎。从特普朗大厦沿着第五大道向南,沿途你会经过世界各大奢侈品店铺以及纽约地标性建筑洛克菲勒中心、Saks百货、St Patrick’s大教堂、纽约公共图书馆以及帝国大厦。相比较它们,在此次美国大选之前,特朗普大厦的名字和主人对大部分中国人来说并不算熟悉。


在我最初印象里,特朗普出现于美国的一档真人秀节目《学徒》中。正是特朗普当年在《学徒》中的“You’re fired”成就了这档真人秀节目。在第一期《学徒》中,参赛的选手们就是被安排住在特朗普大厦的公寓内。获胜队伍获得的奖励是参观特朗普的家——位于特朗普大厦顶层的豪宅,那扇巨大的、闪着金光的门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十年前,真人秀里的特朗普是一位个性张扬的纽约成功地产商。当我今年9月订去纽约的往返机票时,他的身份是美国总统共和党候选人;而当我来到初冬的纽约时,他已经成为候任的美国第45任总统了。他经历了跌宕起伏的大选,击溃了希拉里和强大的民意,登顶了。他成为富有争议的候任总统,“美利坚分众国总统”。


来纽约之前,我和朋友开玩笑说:我们赶紧去玩,特朗普上台之后,十年签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我们相约到纽约之后,一定去特朗普大厦打卡签到。

 

会在特朗普大厦遇到“大人物”吗?


到达当晚,白天还温暖的纽约突然刮起了大风、下起了雨。当地的朋友告诉我,北部还下雪了。当时的朋友圈里,帝都正下起了2016年的第一场雪。我开玩笑说,是我们把寒流从帝都带到了纽约。


第二天清晨,飘零的黄叶被堆积在街角。我手捧从星巴克买的热美式,顺着酒店所在的54街穿过百老汇大街、走过两个街区便到了此行打卡的第一站特朗普大厦。




虽然临近“黑色星期五”,上午十点的第五大道人流没有想象中多,冷冽的空气让人清醒而兴奋,街中间树立的一些临时烟囱往外呼呼冒着白烟,头顶偶尔还有鸽子飞过。


临近特朗普大厦一个街区的样子,街边开始围上了铁栅栏。走近四面都被围着铁栅栏的大厦,NYPD的警车分布在了第五大道和56街、57街交汇的四面街角。大厦对面的路上栅栏有三层,其中最前面的通道没有入口,行人无法过去,通道里放着一台摄像机。大厦对面的Prada、两侧的Gucci和Tiffany店面都是关门状态,路过的行人纷纷驻足、围聚在栅栏边上、举着手机以特朗普大厦为背景自拍留影。




这里已然成为曼哈顿岛上一个新地标。


然而我却有一点儿小失望——我没有见到抗议的人群。


纽约的朋友讲,作为民主党票仓的深蓝纽约,在特朗普当选后的第二天,金融区等很多写字楼精英都自发穿着一身黑来上班。也有抗议的人群在中央公园、以及特朗普大厦周围集会抗议。


我问朋友:票选结果已定,他们抗议有用吗?能改变什么结果?


朋友说:他们知道抗议没有用,但他们希望用抗议来表达不满,也可以让特朗普看到他们对他不满,如果不抗议,他连别人对他的不满都不知道。


特朗普当选的消息一出来,美国科技股出现了连续大跌。硅谷感觉如同末日来临。中国概念股也被拖累,就连在香港上市的腾讯,股价也累积下跌超过了10%,刚创出新高的好势头被特朗普掐住了。


不是所有硅谷企业家都赌输了,彼得·蒂尔(Peter Thiel)就是最大的赢家。他一直都被视为最能代表硅谷精神的创业家,毕业于斯坦福,是PayPal创始人,投资了SpaceX和Facebook。他还写过影响巨大的《从0到1》。在今年的美国大选中,他把票投给了唐纳德·特朗普,站到了全硅谷的对立面。他的团队成员也加入了特朗普的过渡团队。在他之后,软银的孙正义主动向特朗普示好,在获得了特朗普的承诺后,他宣布了在美国的500亿美元投资计划。大选就是一场赌博和交易,有人输,就会有人获益。  


特朗普也希望获得企业家的支持,以兑现他对选民们的承诺。他首选的合作伙伴是那些鼎力支持过他的人,然后是那些“老朋友”。硅谷企业家与特朗普的和解没那么困难,当大家面对共同的美国时,权力软化与利益媾合就会在合情合理合法的框架下运转。


站在第五大道街边,我开始与大厦同框拍照,并以特朗普大厦为地标打卡发布了来到纽约之后的一条朋友圈。




一条街相隔的特朗普大厦,此时距离我有15米,中间隔了5层围栏。


要进入特朗普大厦,我需要穿过这条街,经过由持枪警察驻守的安检站。




实际情况没有我想象中复杂。大厦周边的工作人员对这些情况早已习以为常,自从这位候选人开始参加竞选,这个大厦已经成为了观光景点。


穿过马路,在第五大道和56街的街角由栅栏隔离出来的入口排队,持枪的纽约警察在那里检查着每一个经过或进入特朗普大厦的行人的包包,旁边散落站着一些身穿便衣的特工。


排队走到“入口”,警察什么也没有询问,只是让我打开包包,看了一眼,便放行了。大门两边各站着几位端着步枪的特警,从外观上看他们所持的应该是M4步枪。在进门前,还会有一位特别警官的盘查——一只“拉布拉多”警犬,它嗅闻着过往行人。




进入特朗普大厦,门内大厅两侧有两台安检机,我们的随身包包需要放进去扫描,当我向警察询问是否需要脱去外套时,他表示不需要。




终于进入这座“总统”宫殿。此前据媒体报道称,在入住白宫之前,特朗普全家还会继续住在这个大厦顶层。这位未来的白宫之主也表示,即使就任后他的妻子和儿子也将继续住在这里,未来他将会尽量少的待在白宫,每周来这里的家住两天,可以乘坐直升机往返纽约和华府。只是不知道未来的总统先生如何处理随之而来的巨额的安保费用以及直升飞机费用,我想作为民主党阵地的纽约纳税者们显然并不情愿为此“买单”。


纽约人已经决定跟特朗普耗下去了。特朗普视察了《纽约时报》并进行了训诫,《纽约时报》写专栏文章就说《特朗普,我们绝不可能好好相处》。新闻报道还说:


“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纽约市每天要支付50万至100万美元的安保费用,以保护特朗普和他位于纽约市中心的特朗普大楼里的家人的安全。这也使特朗普成为美国历史上安保费用最高的当选总统。目前,10多万纽约纳税人签名请愿不付这笔钱,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也已经上书总统奥巴马和国会请求报销3500万美元的安保费。”




进入特朗普大厦,红褐色大理石和金色为主调的装饰让这座大厦看起来略有“土气”和历史感、缺乏了黑白灰为主的现代元素。这座于1930年落成的大楼,当时是世界上最高的建筑,后来被克莱斯勒大厦超过,目前是美国第20高的建筑,特朗普在1995年买下了它。



Trump大厦天井咖啡区


大堂的一层往前走是一个五层高的天井,墙壁的一侧是5层高的水幕瀑布,地下一层是一片休闲区,四周分布着Trump咖啡、Trump周边礼品店、Trump冰淇淋吧、Trump烧烤餐厅。可能因为是早上,休息区除了零散的两桌客人之外,基本上都坐着纽约警局的工作人员。



还未营业的Trump Bar



关门的伊万卡特朗普首饰店


大堂一层右侧的Trump Bar还没开门营业,左侧的Trump 伊万卡珠宝首饰店也大门紧锁。二楼的星巴克咖啡区照常营业,排队的大都是游客和纽约警局工作人员,这家位于特朗普大厦二楼的星巴克人流量不错,买咖啡的安保人员和游客排起了小长队。店铺一侧的墙壁上挂着特朗普女儿——伊万卡.特朗普的签名照,上面写着:”我最爱的星巴克和最爱的饮品!谢谢!”



二楼星巴克墙上挂着的特朗普女儿亲笔签名照


就在今年7月,超过万名星巴克消费者(共和党竞选人特朗普的反对者)联名请愿,希望星巴克能关闭特朗普大楼底下的这家店。从现在的观光客流看来,霍华德·舒尔茨应该不会关掉这家店铺的。


大堂的三层、四层也都有纽约警局的安保人员把守,原本位于四楼的一个办公场所已经锁门,当我试图去看一看的时候,后面的警察提醒我,那边封闭了。大厦的垂直电梯也有工作人员看守,只有持有证件的人才可以进出。因为没有证件,我没有试图接近电梯,就此离开了特朗普大楼。门后的持枪警卫非常友好,不断接受着一些路人的请求,端着步枪微笑的与路人合照。




出了特朗普大厦,已是上午十一点多,右侧的Tiffany店铺还是大门紧闭,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这些店铺的受不定期关店以及设检查站的影响,客流量骤减。




走过这个街区,安保的栅栏撤掉了。穿过马路对面就是中央公园。骤冷的天气没有挡住观光客和跑步爱好者的热情,很多跑步者光着腿经过,我不禁裹紧了身上的大衣。


没有见到“总统”大人,内心略有不甘,我打算在过完“黑色星期五”之后,再来看看。

 

每个人眼中都有不同的纽约,纽约


纽约的朋友说,如果曼哈顿岛是北京的东城区和西城区的话,那么布鲁克林便是纽约的“朝阳区”。在当地朋友的建议下,我们决定去看一看798的鼻祖,破产姐妹所在的Williamsberg。墙体的涂鸦以及满街的小商店、二手店、古着店、小餐馆和酒吧,充斥着嬉皮风。




在Williamsberg走到地铁站的路上,我看到了一副地上的喷图,一眼便认出来了是谁。




虽然是深蓝的纽约,人们可以同样表达对希拉里的的厌恶。


我问已经拿到绿卡在等待身份的纽约朋友,特朗普当选之后会对他们有什么影响?他们不置可否,只是举了《纽约时报》华裔记者被骂“滚回中国”的例子,虽然那位记者并非移民,虽然上东区那位女士的辱骂只是个案;但是这位旗帜鲜明的“反全球化”的总统当选,助长了那些内心歧视移民以及非白人的本土民众的“内心情绪”,他们以前可能内心有看法,但不会公开的极端的表达,现在他们敢于公开的当街辱骂那位《纽约时报》编辑“滚回中国,滚回你该死的国家!”,那么以后会不会有更多的人做这样的事情呢?谁又知道。


在发生FOX辱华事件后,纽约市长Bill de Blasio也曾在推特上声援:“每个人都是属于纽约的。”


在纽约以及波士顿游玩这些天,我们并没有感受到太多“不友好”的情绪,绝大多数时候,美国人都是友善而热情的,当我们站在街头对着手机辨别方向时,很多次都会有主动热情的美国人主动过来问:hi ladies,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在纽约我用Lyft打车,遇见的几位司机中有两位是美国黑人,一位是穆斯林,当路经布鲁克林的犹太人聚居区时,我向那位穆斯林的司机询问,他们为什么今天盛装礼帽+两侧小辫呀?他向我解释那是周末,如同基督教去教堂礼拜一样。他还告诉我刚才马路左边的两位女士是“摩门教徒”,而他是穆斯林,并问我:中国穆斯林多吗?在我感受中,纽约是开放、包容、多元的,作为一个短暂的游客,融入她并不需要太久的时间。


除了在布鲁克林那家负有盛名的纽约最古老的牛排馆就餐时,服务生对于我们两位中国人只点了一份牛排表现出了一些不满,但当我们礼貌的离开并留下菜单总额20%的小费时,他的不满消失了、并一脸笑容地同我们告别。我和朋友推测,他可能是以为我们会像很多游客一样,没有留下小费的意识吧。


该如何向他们表达“Chinatown”以及那些插队的大爷大妈并不能代表如今的中国以及年轻一代的中国客人呢?


也许时间会给出答案。

 

不死心的吃瓜群众,这次赶上了大人物


11月28日,“黑色星期五”之后第三天,离开纽约的前一天下午,逛完了五大道沿街的商场和圣派垂克大教堂,我再一次沿着第五大道向北,来到特朗普大厦。




执行冬令时的纽约,下午四点天已经擦黑了。途经相隔大厦两个街区的路口时,路边停着一辆NBC卫星转播车。再往前走,相隔一个街区时,路口设置了直立的路障,车辆需要检查后才能降下路障通行。



移动路障


直觉告诉我,今天没准会赶上大人物。


走到纽约警察持枪驻守的检查岗,这次警察没有像上次一样直接看包,而是向我询问进入的目的是什么。我回答他,去星巴克。警察例行看了包包,放我通行。大厦门口依旧站着多位背着M4步枪的特警,只是今天执行任务的“特警”换成了一个棕色的拉布拉多犬,马路对面护栏后媒体区站着很多记者,一排摄像机的镜头和大灯直对大厦的门口。




大堂内,面对着三部电梯的位置临时围成了一个媒体区,很多记者驻守、摄像机排成一排对着电梯门口。




每一位在大堂停留的游人会被要求尽快离开电梯前那片公共区域,大堂的对面有一个红色的排队区,一些看起来像是游客的人站在那里排队,像粉丝在等候着明星经过。


今天的大堂比前几天热闹,进进出出的游客多了很多,一层大堂右侧的Trump bar开门营业中,楼上的星巴克已经人满为患,休息区和过道的椅子上都坐满了人,排队的队伍里高大的持枪特警尤为显眼,操着各国语言的人们在咖啡桌前对着大堂互相拍照留念。




地下一层的Trump餐厅和冰淇淋吧以及特朗普周边商店都在正常营业。我看了一看菜单, Trump咖啡厅一杯美式咖啡(中杯)2美金,一杯拿铁4美金,一份薯条2美金,一个水果杯4.25美金,菜单上最贵的要数蛋糕6.5美金,价格并不比街头星巴克贵。




对面的trump烧烤餐厅,菜单上的价格在纽约也属于平价,单价最贵的是一份31美金的牛排,对于位于第五大道黄金位置上的餐厅来说,这样的价格真心属于平价,甚至比不上北京和上海的高级餐厅。



Trump Grill餐厅菜单


我在大厅里上上下下四处溜达,对着围坐的媒体拍照,对着电梯工作人员拍照,对着Trump bar外面的纪念品展示柜拍照,对着执行公务的工作人员拍照,像一个记者一样……没有人上前试图阻止我,每个人都在各司其事的忙碌着。


大厅边上站着的一位警察大叔对我笑着说:怎么总是你,我感觉你在这里呆了一整天……我笑着回答他:哈哈,不,我只是四处逛逛。


我在Trump bar里面找了一个舒服的沙发座位,那里可以看到大堂里的情况,假设如果有人群异动,大人物来了,我可以很快过去看热闹。Trump bar里的两位“小鲜肉”侍应生很帅,我点了一份薯条一份鸡翅。




这个不到大概30平米的Trump Bar里,包含吧台、有大概可以容纳20-30人的座位。酒吧内坐满了和我一样抱有好奇心的路人,他们讲着英语、拉丁语、法语、俄语,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我能听到他们也在谈论着关于这位“新总统”的一切。与我和我的同伴一样,他们也在推测总统此刻也许就在楼上,也许一会儿在可以大堂里一睹这位“候任总统”的真容。



Trump Bar的菜单


纽约时间28日下午4:35分,酒吧挂着的电视屏幕上滚动新闻里出现了特朗普大厦大堂里的画面,一位我不认识的人物穿过大堂进入了电梯,紧接着画面切回大厦门外,对面的新闻节目主持人背对着大厦背景播报新闻。我打开了news推送的新闻,这位“候任总统”下午在这个大楼里接见了一批政客。





我想我应该不会在电梯口看见这位“总统先生”,电梯门外的记者们报道的是此次到访的政客们。


离开之前,我到楼下的周边纪念品商店挑选纪念品。大概3平米左右的特朗普周边商品柜台前依旧排着长队,前面的客人像粉丝一样挑选着各种周边,有些客人会一下买好几件。货架上陈列有特朗普俱乐部红酒塞、高尔夫球手套、球衣、球帽、皮带、香水以及针织衫、网球、书籍等等,从价格上来看,这些周边可没有旁边的餐厅价格那么亲民,一顶普通的帽子35美金,针织衫75美金,特朗普签名精选系列40-60美金不等。相对比梅西百货和21世纪里的球衣球帽,这些东西并没有价格优势。但一切跟总统有关的东西如同这个大厦一样变得炙手可热,每一个排队的人并不在乎价格,它们被赋予了特殊的意义。




我问店员签名系列的东西有吗?店员表示早已没有了。我又问店员现在销量如何,忙碌的店员一边对着电脑收款一边说:现在的销量比11月之前更好了。


11月28日下午5点多,我拎着包包离开了Trump bar,经过大堂的时候,我对刚才的警察大叔说,我这次真的要走啦。警察大叔笑着说,哦,我还没来得及和你聊天呢。我对他说了声再见。


穿过摄像机和记者林立的大堂,我离开了这座“总统”的宫殿。门口和临近街区遍布着荷枪实弹的纽约警察,我这个路人甲自由的在总统宫殿以及路障中穿行,特朗普大厦门口右边的Tiffany店铺门前,围着Tiffany绿围巾的店员站在门口招揽着每一位经过的路人。




穿过马路,在大厦对面,我终于见到了几位抗议者,他们站在媒体区中央,举着牌子“这不是我的总统,快点滚开!”“我们拒绝这位当选总统!”背后是媒体记者和“新总统的宫殿”,晚上路上的行人熙熙攘攘,路人纷纷驻足和举牌的抗议者以及大楼合影留念,旁边站着的纽约警察没有任何的干预,任由抗议者表达着自己愤怒;任路人自由围观、驻足、拍照;摄像机和照明大灯依旧亮着,值班的主持人背对着大厦准备着内容……




离这里一公里外,中央公园西南角的林肯中心,冬季盛典街头表演就要开始了……我要去享受这次旅行最后一晚自由的空气和时光。


我突然意识到,桀骜不驯的、富有争议的特朗普,正站在一座大厦上面。他身下是美国,被称为“美利坚分众国”的美国。他使这个国家扭曲、分裂,使反对者痛恨、悲伤,也使支持者对未来充满希望。在接下来的任期中,他需要融合这片分裂的土地,有时候也需要融合正在分裂的世界。


在纽约的特朗普大厦,我们看到的只是他作为商人的宫殿。两个月后,当他去到真正的宫殿(白宫),大厦是否会倾倒或者重新扶正,才会真正呈现出来。我唯一可以想象的是,他依旧会是大嘴巴、依旧桀骜不驯、狡猾。跟一位职业政客打交道,比一位商人出身的政客打交道容易多了,后者有可能洞悉两个黑暗世界的秘密,干起来还游刃有余。


*图片由作者提供


【福利】“商业人物”为读者准备了一份小小的礼物,评论区精选评论中,24小时内点赞最多的读者,将会获得一顶特朗普高球帽。它来自纽约。


投稿、约访、合作,联系邮箱:bizleaders@qq.com

添加微信hsy111520,邀您加入商友会


微信名:商业人物

微信ID:biz-leaders

1.转载请事先获得授权(联系人微信ID:hsy111520)。
2.喜欢就分享出去,让我们用优质原创内容占领朋友圈。
3.长按右侧二维码即可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