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东北网红年入百万,鸡西虎林市男主播大雪天拍段子

鸡西事 2020-04-28 04:15:42

11月19日早晨,黑龙江省虎林市飘着大雪,这是虎林今年以来第二场大雪。快手视频平台上的网络主播周前佰(ID:周太子)在白雪皑皑的大街上拍摄。在快手平台上,周前佰积累了近三万粉丝,这在县级市虎林算是小有名气的网红。

在一家茶叶店里,朋友正在为周前佰拍摄快手视频的封面照片。周前佰的账号上传了各种各样的段子,他拍摄段子的想法都很随意,甚至有点无厘头,很多时候会借朋友的店作为拍摄场景,有时候一天可以拍两三个,上传吸引粉丝围观。

就连吃饭,也成了他直播的秀场。一边吃饭,一边对着摄像头和粉丝唠嗑,成了他唱歌和说搞笑段子外的一种常用方式。在直播平台,网红主播的收入来源于粉丝打赏,刷礼物,周前佰有时一个小时能挣三百多,有时候则一分钱没有。在快手上直播三、四个月,他挣了差不多四千块钱。

周前佰在酒吧跳舞,无论是在做直播还是生活中,姿态保持一如既往的酷。在舞厅里,难以想到感受这个三十多万人口东北小城的萧条,虎林本地人多以务农为生,年轻人往往更愿意去往南方打工,留在家乡的不多。

一位粉丝为周前佰点烟。在直播时,周前佰喜欢看到屏幕上不断闪过鲜花和棒棒糖的图案,这是粉丝给主播的打赏方式,其中鲜花和棒棒糖属于比较便宜的礼物,相当于1快币,等于人民币一毛钱,而一个“皇冠”则价值近18元人民币。

通过网络直播和拍摄搞笑段子视频,让他在当地小有名气。有时候去饭店吃饭甚至还会被粉丝认出来,东北人热情好客,这时他也会上前与这些素未谋面的朋友们唠几句嗑,喝上一杯。

借着酒后微醺,周前佰站在敞开的车里,双手举向空中做起直播。从小喜欢演艺的周前佰从黑龙江艺术学院毕业后到南方,在一家演艺公司追寻自己的演员梦想,两年前他回到老家,并在那时开始接触网络直播。


在这里他结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朋友,大家都喜欢看网络直播,经常在一起想段子拍段子,对于他来说,每天这样拍段子的生活挺快乐,和朋友一起讨论拍摄挺好玩,但他也担忧如果玩到最后还是这样没有名气,青春就浪费了。

周前佰与好哥们浩天在他开的纹身店里,浩天喜欢纹身文化,经常把自己的纹身作品拍成小视频发在直播软件上和网友们分享。

虽然热爱直播,但周前佰认为通过直播来养活自己并不现实。周末的时候,有武术训练功底的周前佰会去一家私立幼儿园当武术老师,现在他已经有十多位学生,每个月能收入2000度,希望将来自己能开一家武馆。

两年前,回到东北老家的周前佰突然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儿时的玩伴们很多都已不再联系,他们当中有得很早就出来混社会,帮别人收账,也有还在南方做销售,没有放弃拼搏希望,有些人甚至已经沾染毒品,对他而言,记忆里的家乡已经变得有些模糊,直播周前佰找到了生活的新乐趣。

与周前佰不同,有的人仅仅是把直播当作兴趣。95后女生张慈曼来自辽宁朝阳,是一名美术专业大三学生,她通过做代购攒下一笔钱,现在自己开了一家咖啡厅。没课的时候她几乎都泡在这里,经营店铺,帮别人画画,从去年年底开始接触网络直播的张慈曼如今已经有一万多粉丝。

张慈曼每天都会花三小时在直播间里与粉丝们互动,分享最近的绘画作品,唱唱歌弹弹吉他。每次上直播间妈妈都会围观,还会帮张慈曼做场控,活跃直播间里的氛围。直播后,妈妈还会点评张慈曼直播时的状态,提出改善意见。


随着网红经济的兴起,以培养网络主播为主的经纪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在东北冒出,为

孵化网红而生。主播-经纪公司-直播平台,逐渐形成一条完整的网红经济产业链。22岁的赵鹏博(右)和23岁的meiko在一家主播公司做录制直播节目。

这家主播经纪公司签约了30多名主播,平均年龄仅20岁左右,公司与不同直播平台进行合作,每位主播每天需要在线两到三小时,收入按与平台的分成比例而定。

为了增加直播表演的观赏性,公司给每位签约的网络主播安排了舞蹈、声乐和表演等一系列培训课程。而主播们的工作任务不仅仅在于线上的直播,有些还会参加线下的综艺节目,随着网络直播行业的火爆发展,竞争也越来越激烈。

21岁的琳琳来自沈阳,在大学里学习影视表演专业。今年她在一家网吧门口偶然见到了主播公司的主播招聘广告,从没接触过网络直播的琳琳决定试一试加入了网络主播的行业,经过几个月的培训她已经可以承担起直播任务。

meiko正在直播间里上直播,唱歌、说段子和即兴演出。对她来说,做主播最大的优势在于时间可以自己支配。每位主播每天可以任意选择三小时进行直播,大多数主播选择下午或者晚上下班后,因为这个时间段观众数量比较集中,获得打赏的机率高。

赵鹏博刚刚结束一天的直播工作。毕业于航空专业的他并没有像很多同学那样成为一名空少,而是选择返回沈阳老家,家里人希望他成为一个公务员,生活能够稳定一些,但性格外向不求安稳的赵鹏博却决定尝试做一位网络主播。


辽宁省辽阳市,24岁的戴瑞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处理工作。从2014年开始,喜爱唱歌的他选择了成为一名歌手主播,出众的唱功和俊朗的外形为他赢得了很多粉丝,在做网络直播的第一年里他就挣到了近百万。


戴瑞与两名签约的高中生主播交流做直播的经验。有时一天直播会持续十几个小时,通宵达旦。网络直播给他带来了金钱和名气,戴瑞开始签约合作的主播。目前签约合作的主播已经达到400人,分布全国各地。


戴瑞和自己儿时的伙伴坐在刚购入不久的越野车上。两年前他还在广州做着某化妆品牌经销商的工作,眼看着网红经济的蓬勃发展,在东北老家的很多朋友相继做起了网络直播,敏锐的他也进入这个行业,对他来说,一切才刚刚开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