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爆!花$4500搭的士从悉尼去墨尔本!这位华人竟是为了...

澳洲Mirror 2019-01-11 03:44:14

一名身为悉尼冰毒贩毒团伙成员的中国籍男子被指花4,500元从雪梨打的到墨尔本,亡命三周后被捕。

周五,施贺明(Ho Ming Sze,音译)被Clintonville突击队的侦探从墨尔本引渡回悉尼。



警方称,上个月,该团伙其他成员被捕时,他花了4,500元打的到墨尔本。警方指控该团伙持有近90公斤的冰毒,街头市值约为4,500万元。施贺明依然被拘留,将于8月18日在中央地方法庭受审。


据了解,上个月,警方在进行常规的道路检查时捣毁了一个犯罪团伙,28岁的施贺明是落网的第四名成员。

7月22日,警方拦下一名边开车边打手机的男子,在他的车里发现了3公斤冰毒,街头市值约为120万元。接下来,警方在Marrickville和St Johns Park展开一系列搜捕,缉获近90公斤冰毒,逮捕了三名男子,指控他们供应毒品。


8名中国人在向澳洲大宗走私毒品时被抓获,近日将面临审讯,他们最高将面临终身监禁。联合国专家表示,犯罪团伙正日益将目光转向澳洲。澳洲警方5月破获一起大型毒品走私案件,抓获包括8名中国人在内的14名毒贩,缴获价值2亿澳元的毒品200余公斤。


近日,这8名中国毒贩将面临审讯。据了解,这些毒品相当于200万人的剂量,这是今年西澳破获的最大一起毒品走私案件,也是自2015年9月破获320公斤毒品案件后的最大一起。

这8名中国人是一艘渔船上的船员,年龄在37岁和56岁之间,法庭认为他们的行为属于有组织的团伙犯罪,通过渔船将毒品运到西澳。他们面临的是最高处罚可能是在澳洲终身监禁。


西澳警察厅副厅长戴瑞博格(Gary Dreibergs)称,这次的毒品数量很大,对澳洲会造成巨大威胁。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办公室东南亚和太平洋地区代表道格拉斯(Jeremy Douglas)表达了对澳洲和新西兰禁毒状况的担忧,他表示,澳洲和新西兰正日益成为毒贩的目标,而且毒品正“呈稳步增长的态势”进入澳洲和新西兰。



道格拉斯表示,澳洲官方此前称大部分毒品从中国途径香港被走私至澳洲,“我们不知道走私团伙在计划什么,但我们怀疑,相对于澳洲其他地区和新西兰,他们更侧重在西澳地区。”同时,他表示,最近几个月澳洲边境已经出现了数起抓获毒贩的案例。


据了解,澳洲和新西兰的毒品价格是世界上最贵的,这也是澳洲与新西兰会吸引毒贩注意力的原因。


今年二月,澳大利亚警方破获一起重大毒品走私案,截获价值10亿澳元的冰毒,逮捕一名中国男子和3名香港居民。




澳大利亚当局表示,他们截获了从香港运来的720公升液态冰毒,主要藏匿在胸围之中,以凝胶为掩护。澳大利亚司法部长基南(Michael Keenan)说,犯罪团伙正企图从澳大利亚“具诱惑力的冰毒市场”获利。他说,截获的冰毒有360万剂,街市价值高达10亿澳元。


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局负责人说,他们一直同中国警方密切合作,打击国际毒品犯罪活动。法律界人士表示,这4名嫌犯可能受到终身监禁的处罚。



去年六月,6月2日,澳洲海关官员认为,一批从中国海运至悉尼的标为「扭力测试仪」的货物可疑。这批货物内有五个木条箱,每个箱子裡装有一台黑色金属壳的「扭力测试仪」。进行X光扫瞄后,并未发现任何异常。




但是官员们仍打开了货品仔细检查。结果发现,每个测试仪内部居然藏有约2.5公斤的冰毒,一共约12公斤。这些毒品马上被交至联邦警察。

澳洲联邦警察用其它一些物品代替了毒品装进测试仪,追踪这批物品的去向。这批货物被送往悉尼伊士活(Eastwood)的一处民宅。週三,一名31岁和另一名24岁的台湾男子,在签收了这批货物后,被联邦警察逮捕。



澳洲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的纽省长官菲茨杰拉德(Tim Fitzgerald)说,这次的破桉向犯罪份子发出了一个强大的警示,即任何涉及毒品的交易都是高危举动。“海关和边境保护官员们受过高度训练,专门检查藏在货品中的非法物品和毒品。现在可用的技术很多,即便是最复杂的包装也会被查出。一旦这两人被定罪,他们可能面临终身监禁。”




两名男子都被指控企图拥有商业数量级的毒品——冰毒。31岁男子罪名还多一条罪状,他被控进口商业数量级的毒品即冰毒。


白天是受人尊敬的大学教授,晚上摇身一变成为制毒贩毒头目,与美剧《绝命毒师》(Breaking Bad)如出一辙的情节就发生在中国。甚至连澳洲媒体都跟着震惊了!


澳媒报道

9号台:中国版绝命毒师竟和澳洲有关!



7号台:新华社震惊了!中国版绝命毒师卖摇头丸被抓了!



澳洲人报



国内媒体报道



中新社



新华社英文版



事件回顾

中国一名化学教授被控制造新兴毒品“喵喵”(Methylone)并外销到英国、加拿大、美国和澳洲,周二在武汉遭到逮捕。警方调查发现,这名张姓教授曾以访问学者身分来澳访问,在这里发现“喵喵”这种刺激精神的药物很吃香,属于一种新兴毒品,但在澳洲却很难买到,由此挖掘出贩毒的“商机”。


2005年,张教授回国后成立一家制药公司,以制造药碇糖衣和溶解剂为掩护,生产毒品而后外销谋利,让工作人员制造出了数百公斤的“喵喵”。这种精神药物常用来代替摇头丸(MDMA)或迷幻药。

 

制毒现场


设备是不是真的很高级!?


去年3月到11月,该公司至少向海外销售了193公斤的“喵喵”。

  

中国海关截获至少9个寄往国外的包裹藏有Methylone,警方于6月17日突袭搜查了张姓教授在武汉的制药厂,当场查获约20公斤Methylone。警方随后逮捕张姓教授和另外7人。

  

报导没有提及精确的犯罪金额,只引述了警方的话称张教授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贩毒收益。


新华社称张教授为“中国现实版的Walter White”,这是美剧《绝命毒师》中虚构的高中化学老师,私下制造甲基苯丙胺贩售。

  

报导并未指出张教授任教的大学,只表示该大学在武汉“很有名”。

  

今年5月,中国警方曾逮捕一名前化学教授,他涉嫌将制造毒品的处方出售给一个犯罪团伙,用来炮制合成毒品。

  

中国官方媒体5月援引政府数据称,中国有1400万吸毒者,占人口的1%左右,但他们的人数近几年正在以年均36%的速度迅速增长。


或许张教授制毒的时候是这样的。。



或者是这样的



有可能是这样的



或者是这样。



可现实生活中,他的命运最终永远会是这样


或者是这样


还有这样


绝命毒师为何人?

武汉海关缉私局侦查处处长彭正德介绍,经查,犯罪嫌疑人张某、冯某等人毕业于武汉某著名高校化学专业,其中张某现为该校在职副教授,在有机化学领域颇有建树。张某今年45岁,冯某38岁,两人为亲戚。


怎么成为绝命毒师的?

据嫌疑人张某交待,2000年左右,一个来自加拿大的华人委托国内一位唐姓表弟,与该校签订了一个课题,研发一个精神类药品的化合物,当时国外将其列入精神类管制药品,而我国没有将其列入。于是,张某等三人为非法牟取暴利,合谋成立公司,以研制生产医药中间体、涂料溶剂等为掩护,非法从事精神类药品的生产。

  

2014年1月1日,该公司生产的主打产品“3,4-亚甲二氧基甲卡西酮”(公司称为“4号”)被我国列入一类精神药品管制目录,该公司试图研制其替代品。由于替代品的效果并不理想,且“4号”产品国外需求量大,公司继续生产“4号”,并由冯某邮寄走私销售到境外。

  

据悉,该公司生产的药品远销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和欧洲,每月销售进账60万美元左右。

推荐



重锤打击!一天174张罚单!澳洲新交通法规出炉!扣分!罚款!竟然是因为...


重大突发!德国突爆枪击!抢手行刑时高喊“真主伟大”!连小孩都不放过!近十人遇难!警方封锁全城!追捕三名枪手!


越狱大戏!在澳洲移民羁留中心上演!两中国黑民破窗!翻墙!逃跑!一人被抓!一年竟有6.2万黑民滞留澳洲!


重大突发!德国突爆枪击!抢手行刑时高喊“真主伟大”!连小孩都不放过!近十人遇难!警方封锁全城!追捕三名枪手!


疯了!悉尼房价再破百万大关!又有九城区加入百万俱乐部!活在悉尼有套房=少奋斗17年!?



合作详情请致电 +61 2 90171050

或发送邮件至

irene.wang@camedia.com.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