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和宝格丽后,又一奢侈品牌对酒店界发起了猛攻

iHotelier 2019-09-22 15:16:34

我们刚度过了聚焦华如婚礼和刷屏宝格丽酒店的一周。为此,我们忽略了另两大奢侈品牌跨界进入酒店圈的消息。


其实,自2000年9月15日,时尚屋范思哲首度试水酒店后,奢侈品帝国投身酒店圈的热情就从未停歇,菲拉格慕(LUNGARNO酒店)、LVMH(白马)、阿玛尼、巴卡拉都相继开出了符合各自调性,或冷艳、或如梦似幻的酒店版本。


酒店新手

FENDI和LALIQUE

最新进军酒店界的两大奢侈品世家分别是Fendi和Lalique。两家的酒店首秀较以往发布的品牌都明显要袖珍几圈。
Fendi将自己的酒店隐藏在其紧邻西班牙台阶和许愿池的Fendi罗马旗舰店楼上,仅区区7间客房,住在里边不仅能读懂Fendi由时装哲学向居住美学转化的密电码,还会坚信自己拥有整间Fendi旗舰店或掌控Fendi的时尚走向。

而水晶世家LALIQUE(官方中文名“莱俪”,求您别和某药搞混,我喜欢其艺名“拉利克”,请允许我下文用不那么官腔的“拉利克”称呼她)的酒店首发避开了一切时尚都会或度假胜地,而是将其创始人兼品牌灵魂Rene Lalique的私邸改造成了酒店,房间数仅仅6间,以便住客更深入体会拉利克的魅力。
LALIQUE究竟是个怎样的奢侈品帝国?如果要在你心中速写拉利克的品牌形象,我会透过如下点迅速勾勒。熟悉拉利克的朋友不妨跟我们的步伐再次领略其脱俗的美感,我确保你会有意外触动和收获。


花的最美归宿

拉利克花瓶

LALIQUE专长水晶器皿和玻璃艺术品,高雅脱俗的造型、剔透与朦胧的对比是其作品的招牌特质。上图左一即其极为招牌的Bacchantes花瓶,再普通的花朵、再拙劣的插花技能,插进此瓶都很难不美(尽管其起步售价高达5000美元,但人人都乐意咬牙拥有一件,当镇宅之宝)。


泰坦尼克上的拉利克

泰坦尼克号》中,从Rose的客舱中打捞上来的珠宝梳子是LALIQUE的早期经典之作。


买椟还珠

LALIQUE早期还受到了各大香水世家的青睐(最早为Francois Coty打造香水瓶),其创造的美轮美奂的香水瓶掀起了买椟还珠的热潮。
至今,很多藏家依然以收藏全套LALIQUE香水瓶为人生目标,而毫不关心当时其中盛装的香味如何。
当然,LALIQUE从1992年起开辟了自己的香水产品线,尽管其香调相当出彩,不过买椟还珠的心理明显占据上风。


东方快车


LALIQUE还在20世纪初期的奢华旅行领域霸行其道。象征陆上交通巅峰的东方快车就在1929年启用LALIQUE主理其豪华车厢的设计装饰,精美的嵌花和人物水晶镶板已成为列车史上最迷人的符号。


海上璇宫


世间存在过的最奢华邮轮诺曼底号从LALIQUE定制了大批器皿和水晶灯具,尽现这艘法系邮轮空前绝后的幻美。
LALIQUE在诺曼底号的头等舱餐厅里打破了水晶灯必须吊挂的惯例,而是将12盏举行水晶灯倒置在地面,形成穿行于餐桌间的12座“喷泉”。
让人在用Christofle银器享用巴黎Crillon酒店总厨烹制的法式饕餮的同时有了绝妙的场景陪衬。


运动与艺术

你或许很难想象,如此高贵的水晶和玻璃艺术品牌还热衷冠名赞助体育赛事。LALIQUE年年赞助花样滑冰大奖赛法国站比赛,因为拉利克认为:冰刀在冰面上勾勒出优美弧线和拉利克手工雕琢水晶艺术品有异曲同工之妙。

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中国首位花滑冠军陈露就曾伴着《梁祝》和满场拉利克牌匾在冰场上翩翩起舞,你就能深刻体会LALIQUE与花滑的惊人契合。


上海情缘


LALIQUE其实早早就和中国有着不解之缘,深爱拉利克的富豪维克多沙逊在缔造远东第一的华懋饭店(即现今的“和平饭店”)时,从恢宏的厅堂到私密的浴室,无不满堂用拉利克玻璃艺术点亮,甚至客房浴室还安有拉利克剃须镜。
先前的九层“The Tower”一扇门上嵌有一对金鱼主题的拉利克玻璃,出自Rene Lalique本人之手,因如今价值连城(拉利克后人声称这两块玻璃能抵半间酒店),而被取下锁进保险箱封存。
当年,沙逊不仅将LALIQUE飞鸟玻璃盘缀满8楼整条走廊,还将拉利克的精品店引入了酒店底层的奢华购物廊(八角天庭其中一幅壁画背后即LALIQUE店)。


伦敦喷泉

和平饭店的姐妹店——伦敦Savoy也不甘示弱,在门口安了一座拉利克水晶喷泉,不仅仅是喷泉造型,真的会喷水。


梦幻宅配

LALIQUE除了美轮美奂的摆件,还有大批让室内空间熠熠生辉的家居配件。再黯淡、再破败、再平淡的室内空间,哪怕是一件LALIQUE的灯具,也足以成就满堂华彩。而且,你能想象的任何形式的配件,LALIQUE都事先顾及周全了。


从故居到酒店

回到这间由Rene Lalique故居改造、位于阿尔萨斯的避世村庄Wingen-sur-Moder的拉利克酒店。
1920年,当时已经在珠宝界大获成功的Rene Lalique正打算在阿尔萨斯设立一座玻璃艺术工厂,以潜心创作玻璃艺术,他决定举家迁往临近工厂的阿尔萨斯村庄Wingen-sur-Moder。
这栋私邸完全由仙境般的绿林环绕,以原木营造成都铎风格。Rene本人在这里一直居住到其1945年去世。


故居建成近百年后,LALIQUE如今的掌门人Silvio Denz决定,将故居转变为拉利克忠粉可深度体会拉利克生活方式和品牌精神的精品酒店。


于是,主导LALIQUE家居及配饰部、习惯为各地客户呈现拉利克式生活空间的Tina Green和Pietro Mingarelli开始为创始人创作“新风貌”的家。整座建筑完全维持了昔日的私邸格局和氛围,底部是供住客阅读、小酌和休憩的起居空间。

为了完美应和上世纪20年代的优雅风华,酒店接待也会一袭时刻能去参加晚宴的飘逸礼服,颈部一挂复古的拉利克水晶项链。


楼上的6间客房各自按照拉利克艺术史上最出彩的元素和造诣为设计主题,比如玫瑰,就会有全盘抹上玫瑰色,抽屉拉手、床头面板、寝具提花无不围绕玫瑰展开。


尽管客房极尽怀旧,但依然不忘植入直接iPhone的底座,只不过这些底座都是雕塑般的Aero System One,由拉利克和音乐人Jean-Michel Jarre携手创作。

串联故居的水晶宫

为了不破坏故居的私邸氛围,酒店聘请了建筑大师Mario Botta在与故居相邻的花园里加盖了一座简约风格的水晶屋,两者之间架起了一座玻璃连廊作为酒店入口。


即便开门也很拉利克,玻璃长廊的拉门安着拉利克的水晶把手。

长廊内部如同艺术馆,陈列着拉利克各时期的经典之作,即便一张盛放拉利克花瓶的桌子都配有拉利克水晶底座。


连廊与故居相反的方向连通着酒店引以为傲、全玻璃围裹的餐厅。在打造背负其名的酒店的时候, Lalique显然将其对艺术的执着与强迫症一便”强加”到每个细节当中。
令人庆幸的是, Lalique遇到了Jean-George Klein, 这位志同道合的前三星餐厅主厨并没有费多大力气便在4个月内为Lalique争得了2颗米其林星星。
尽管Jean-George Klein身上粘满了法国人优雅浪漫的细胞, 但这位世界级的大厨却不愿继承法国人传统固执的那一面。

从法国著名的Stasbourg学校毕业之后不久, 年仅22岁的JGK便得以在罗兰夏朵旗下的L’Arnsbourg餐厅(如上图)开启其开挂似的烹饪之旅。热衷于实验, 不断创新的他在1988年收获了第一枚米其林星星, 时隔14年, 将这里培育为米其林三星。

而在联手Lalique之后, JGK将全套人马搬到这里, 并继续了他的实验之旅。你是否尝过用土豆制作的”卡布奇诺”? 亦或是镶有Lalique水晶的歌剧院蛋糕?请放心, 整晚的料理不仅会以你从未尝试的组合轰炸你的味蕾, 还会以”丛林之果”, “佛日山脉的呼吸”这样浪漫又迷惑的名字来扰乱你的常识。


拉利克博物馆

即便你住过了Rene Lalique的故居,品鉴了出神入化的烹调艺术,依然不容错过酒店附近由明星建筑师Jean-Michel Wilmotte操刀的拉利克博物馆。


这座2011年揭幕的博物馆足以让任何一位拉利克狂热分子或小白惊叹。
其650件馆藏品涵盖首饰、手绘稿、香水瓶、玻璃和水晶制品。从新艺术风格到Art Deco全盘狩猎。


即便你没时间去阿尔萨斯光顾拉利克博物馆或入住拉利克故居,你依然可以在巴黎感受拉利克的惊天魅力。
LALIQUE卢浮宫店的橱窗总是陈列着花都最值得收藏的旅游纪念品。
我记得以前还陈列过卢浮宫镇店三宝之一的胜利女神LALIQUE版(没记错的话是全球限量三件),每个爱地理的人肯定还期待抱走他家的蔚蓝色地球仪。
当然,如果到巴黎,我还很推荐你去拉雪兹神父公墓,那里是一次会见最多名人的地方,而且与阴森无关,我第一次巴黎之旅的第一天就去了拉雪兹,并顺着公墓导览很快找到了Rene Lalique的。

尽管他的墓朴实无华,也不像王尔德、普鲁斯特或皮亚夫的墓那样访客如织,但接着清静的氛围欣赏他墓上的十字玻璃,很让人着迷。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赞那度旅行人生】


感谢您的关注,欢迎分享!

微信号:iHotelier

同行交流,请加个人微信:zhenglixin 

或新浪微博:@Eric被注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