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平台起诉售假卖家案开审,售假者哭求淘宝谅解!

爆款解剖学 2018-12-05 15:14:21

电商平台起诉售假商家、知产流氓等诸多“第一案”司法判决,意味着被诟病多年的网络售假行为在司法上获得前所未有的高度重视,彰显中国在打击制售假方面治理体系日趋完善。


因在淘宝网上售卖假冒品牌的手表,在深圳租住的刘某均夫妇,不仅被法院判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还被淘宝网诉至法院,要求赔偿损失。3月29日,此案一审在深圳龙岗区法院开庭审理,售假者在答辩中表示希望获得淘宝谅解。


3月30日,阿里巴巴对外发布2017年打假打黑“诉讼第一案”成绩单。阿里巴巴表示,过去一年,电商平台起诉售假商家、知产流氓等诸多“第一案”司法判决,意味着被诟病多年的网络售假行为在司法上获得前所未有的高度重视,彰显中国在打击制售假方面的治理体系日趋完善。


网上售假手表,

被判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


2016年6月,淘宝网通过大数据打假系统,发现两家店铺销售的施华洛奇手表存在售假嫌疑,经品牌方鉴定,被告销售的商品包装与正品不符,做工粗糙,颜色异样,权利人给出了“所涉商品为假货”的鉴定结论。


两家涉嫌售假的店铺分别由该案两名被告刘某均、王某怡注册,淘宝网将线索移送至警方。2016年8月10日,警方查处了王某怡位于布吉的经营及居住场所,当场将刘某均抓获,发现涉案的店铺实际由刘某均与其妻陈某华共同经营。2017年5月,罗湖区法院认定刘某均夫妻二人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


3月29日,淘宝起诉售假冒施华洛世奇卖家案一审开庭。


刘某均夫妻二人被公安机关查获后,淘宝网还以“违背平台不得售假约定、侵犯平台商誉”为由将上述三人告上法庭。


2017年1月初,龙岗区法院受理此案。这也是全国首例电商平台利用民事诉讼手段起诉售假卖家的案件。


庭审中,原告的代理律师称,三被告售假的行为违反原被告双方的网络服务合同,违反商标法相关规定,构成商标侵权,对申请人商誉造成损害,请求法院判令三被告赔偿损失321万元。


当日庭审中,已收到法庭传票的被告三人并未到场出庭,法庭遂宣布缺席审理。


在提交给法庭的答辩状中,刘某均夫妻二人均承认,因为一时糊涂铸成大错,对淘宝网造成一定的影响,因已改过和家庭变故等因素盼获得原告谅解。经过一个多小时审理后,法庭宣布休庭,将择日宣判。


阿里发布诉讼成绩单,

9个“第一案”推动法治进程


从阿里对外发布的2017年打假打黑“诉讼第一案”成绩单上看,9个第一案涉及刑事、民事案件,涉及售假者、知产流氓、黄牛党。


从平台规则管理到联合各地工商打假,2017年,阿里巴巴开始以提起民事诉讼为手段开展打假工作,多起打假诉讼第一案推动了社会法治进程。


2017年3月,在将售卖假手表的刘某均等人诉至深圳龙岗区法院两月后,阿里巴巴向上海奉贤法院递交诉状,起诉在平台上售卖假猫粮的卖家姚某。


4个月后,阿里巴巴胜诉,法院判决被告赔偿12万元。该案系全国首例公开宣判的电商平台诉售假店铺案,曾入选最高法和中央电视台评选的“推动法治进程十大案件”、法制日报社评选的“2017年推动中国互联网法治进程十大事件”等。


2017年12月,阿里巴巴将销售假冒服装的卖家高某诉至杭州市互联网法院,索赔十余万元。此案是阿里巴巴第一次将售假卖家诉至刚成立不久的互联网法院。


此后不久,阿里巴巴还将销售假冒贝德玛(BIODERMA)卸妆水的卖家诉至杭州市互联网法院起诉;贝德玛公司也将售假者起诉至上海市浦东区法院。这是阿里巴巴与权利人合围打击售假卖家第一案。


阿里巴巴当日发布的诉讼第一案成绩单中,还包括多起打击刷单炒信和知产流氓的案件。


2017年6月,刷单组织者李某某因犯非法经营罪被杭州市余杭区法院一审判决五年六个月。这是阿里巴巴运用大数据主动发现并向警方输送刷单线索,进入刑事宣判的第一案。


这起全国“组织刷单炒信入刑第一案”曾入选最高法评选的“2017年度人民法院十大刑事案件”,还被中国法学会案例法学研究会评选为“2017年中国十大影响性诉讼”等。


2017年10月,“电商起诉刷单平台第一案”,即阿里巴巴起诉杭州简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傻推网”一案在杭州西湖区法院落槌。法院一审判决简世公司赔偿阿里巴巴经济损失20.2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