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我努力配合他的粗暴动作,突然冲进来的未婚夫居然看呆了.....

立贝尔泥白服务中心 2018-11-15 11:52:31


黑暗中,我努力配合他的粗暴动作,突然冲进来的未婚夫居然看呆了.....



  “唔,好黑,我在哪里!!”

  黎洛薇突然惊醒,她感到浑身瘫软无力,脑袋更是嗡嗡作响,乱得完全理不出头绪。

  睁开眼睛,四周却是一片深不可测的黑暗,陌生的气味,陌生的房间,让胆小的黎洛薇感到无比恐惧。

  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彷佛是一只潜伏已久的野兽,正张着一张血盆大口,也许下一秒就会把她狠狠撕碎!

  这......是梦吗?

  黎洛薇使劲的掐了掐她的手臂,疼得她龇牙咧嘴,所以这并不是一个梦。

  胡乱摸索着,半截丝被从她光滑的肌肤上滑下,女人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被扒--光---了!

“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忍不住惊叫一声。

  黎洛薇抱着头疼欲裂的脑袋努力的回忆着发生了什么。

  她记得,今天应该是她要结婚的头夜,她带着满满的幸福,怀着美好的的憧憬坐在化妆镜前,无数个专业的化妆师在她脸上铺着精致的妆容,他们用珍珠发簪将她一头乌黑的长发小心的盘在她的脑后,她穿着所有女人都梦想的白色婚纱,羞涩而又甜蜜的等待着她身为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

  然后......然后.....

  然后她就再也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了

  等等!!她好像听到了什么?

  黎洛薇小心翼翼的追寻着这声音,才惊奇的发现,天呐,这竟然是人的呼吸。

  还来不及惊呼,她瘦而光滑的背脊就被一双长臂给揽了过去,娇小的黎洛薇整个被一个重如泰山的男人压在身下,几乎动弹不得。

  男人细密的吻像雨点一样落在她的脸颊,颈项,大掌则是在她光滑的肌肤上摸来摸去。

  黎洛薇反抗不及,急促的喘息着,她一面躲避着男人的亲吻,一面怀疑的问道:“烨,是你吗?”

  男人没有回答,而是继续亲吻她。

“烨,不要这样,是你吗?你说话呀?”

‘死皮赖脸’如北冥烨,新婚前夜找她亲密一番也并不奇怪,可就是因为两人对彼此的身体实在是太熟悉了,黎洛薇一开始就觉得这个压在他身上的男人有些陌生。

  别的不说,单单是他的吻,她不会有半点甜蜜,反而会有种恶心的感觉.....

  可如果不是北冥烨,那又会是谁?

  男人的动作越来越放肆,就在黎洛薇想大叫‘救命’之时,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响,门突然被撞开,原本黑暗的房间瞬间灯火通明,几个男人浩浩荡荡的从门外闯了进来,那最为突兀,最为挺拔,也是最为耀眼的一个便是她未来的丈夫,她深爱的男人,北冥烨。

“妈的,谁啊,我和我女人亲热,你们闯进来找死啊?”

  那男人光着身子朝着北冥烨骂骂咧咧,最终却像是垃圾一样被几个男人连踢带踹的‘抬’了出去,黎洛薇甚至都来不及看清这男人长的什么样子。

“不.....不是这样的......不......”

  女人连连摇头,死命的用被子裹住自己光裸的身体,带着一脸的无辜和茫然。

  也许是冲击力实在太大,她甚至都无法正常的说话,那张被吻得通红的菱形小嘴瞬间失去了血色,殷红的唇彩带着另一个陌生男人的痕迹一直蔓延到了嘴角,那模样像极了红灯区里的廉价女人!

  北冥烨居高临下,如同王一般,锐利的眼眸不着痕迹的将这透着肮脏恶心气味的房间打量了一番,那扔在墙角的白色婚纱刺痛了他的眼睛。

  他一针一线亲手为她缝制的嫁衣,此刻沾满了酒渍和呕吐物,让人作呕!

  男人的嘴角抿成冰冷的弧度,额前的青筋因愤怒而突兀,大掌攥成了一个拳头,紧紧的,彷佛能够抠烂掌心的肉!

  北冥烨努力的平复着他的愤怒,调试着他失控的呼吸,他是那么高高在上的一个男人,人群中闪闪发光的焦点,他的修养和他的身份不允许他像别的男人那样歇斯底里,即使是在新婚前夜看到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赤身裸体的和别的男人睡在了一起!

“不是,不是这样的,烨,我......我......”

  黎洛薇全身都在发抖,她似乎耗尽了全部的能量才能勉强的说出这几个字。

  她看着他,眼里带着楚楚可怜,却始终没有眼泪,许多年后她还记得北冥烨看她时的眼神,那是她从未见过的眼神,冷漠愤怒之中带着一股心碎的眼神,至今想起来依然令她浑身发冷。

“这就是你拒绝在今晚见我的原因?”

  他微微皱着眉,冷漠的声音如同是在询问一个陌生人。

“不,不是这样的,烨,你听我解释,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

  黎洛薇羞耻的用被子使劲裹住自己的身体,她真的没有脸再面对他。

“老大,怎么做?”

  说话的是苍璟,身为北冥烨的得力手下,即使他平日作风再阴狠,没有老大的命令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北冥烨没说话,只是冷冷看着床上这肮脏的一幕,他高大的身躯完美得如同一尊雕塑,英俊冷漠的五官因为过于平静反而让人心生寒意,如同是带着锋利棱角的冰锥,倘若靠近半分,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黎洛薇浑身发冷,一直不停的颤抖,可就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呵,瞧你吓得.”

  他缓缓走近她,轻轻端起她的下巴看她,声音低沉醇厚,彷佛只是个置身事外的围观者,可那种隐忍不发的危险却是致命的。

“不......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烨,你听我解释......”

  她的身体不住的抖,曾经对她百般宠爱的男人,此刻她却怕极了他。

“你不用解释,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男人轻声的问,手指却加重了力道。

  黎洛薇咬紧嘴唇,颤抖的摇着头。

  她想解释,可她无从说起,因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男人薄凉的嘴角慢条斯理的浮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他紧紧捏着她小巧的下巴,眼底带着无法隐藏的仇恨。

“我希望你去死!!”

  问,一颗他捧在手心的白玉忽然沾上一团瑕疵他该怎么做?

  呵,当然是捏得粉碎!!

  四年后

  在A城,‘北冥集团’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栋坐落于A城市中心最繁华地段的摩天大楼成为所有人都需要抬头仰望的标志性建筑,简洁利落的楼层直插入云霄,光洁明亮的楼身在阳光的映照下更是耀眼得让人无法直视。

  而此刻位于这栋繁华建筑之巅,坐拥着整座城市的王者便是近几年来商场上令人闻风丧胆,唯恐避之不及的金融大鳄,鼎鼎大名的北冥集团现任总裁,北冥烨!

  关于北冥烨这个男人,尽管媒体对他的报道少之又少,可是这一点也不妨碍他成为众人心目中的传奇人物。

  在男人眼里,他北冥烨就是一个永远无法复制的神话,凭借着他强劲果断的行事作风和敏锐独特的商业头脑,短短四年时间他将一家快要破产的老牌家族企业做得有声有色,随便的几下改革重组竟让岌岌可危的‘北冥集团’立刻起死回生,不仅旗下的酒店观光业成为了业界龙头,新增的娱乐证券行业更是蒸蒸日上,‘北冥集团’的市场价值自北冥烨接手之后便一路飞涨,而‘北冥烨’这三个字早已被商界的人奉若神明!

  而在女人眼里,这样一个商界翘楚自然是大家趋之若鹜的对象了。除去他那金光闪闪的亿万身价不说,单是他那英俊迷人的外表和那堪比欧美名模的健硕体魄就能将万千少女迷得晕晕乎乎走不动路了,尽管传说中的北冥烨对女人是出了名的冷漠无情,可这依然阻挡不了大把女人对他投怀送抱的热情,能拉手的就不会满足于只是拥抱,能亲吻的,想尽一切办法也要在他烨大总裁的床角占一席之地,即便是床上没空位了,床底下也要打破脑袋争个位置。

  此刻的北冥烨位于城市之巅,窗明几净的总裁办公室显得有些冷硬,正如他此刻的心。

  男人站在落地窗前目光冰冷的俯视着这座城市,他有着一张英俊迷人的脸,只是过于冷漠,让人心生寒意。

  他的掌心紧紧攥着一枚戒指,沉甸甸的分量是对他无声的讽刺!

  北冥烨冷漠的嘴角浮出一丝冷笑,像是自嘲一般,看了让人倍感心酸。

  呵,四年了,数数手指头,整整过去四年了。

  时间可以改变一切,但时间并不能抹去一切。

  若是有人愿意翻开四年前某一天的报纸,必定会被八卦周刊那几个斗大的黑色标题吸引----‘痴情富少遭遇情变,未婚妻携奸夫私奔!’

  也许很多人对四年前那一桩轰动一时的丑闻已经没有太多印象了,可身为当事人的北冥烨却是记得清清楚楚!

“我希望你去死!”

  他还记得这是他对黎洛薇说的最后一句话,男人怎么也没想到,他一时宣泄的气话,竟然成为两人最终的告别。

  他永远不会让人知道,那晚之后,他其实一直在等,他等她的解释,等着她哭着对他说她不是故意的,他想她会原谅她的,因为他爱她,所以自欺欺人也愿意。

  可是谁知道啊,他没有等来她的解释,却等来了她和那个男人私奔的消息!!

  北冥烨眉宇深深凝结在了一起,俊美的五官此刻呈现出被仇恨笼罩的扭曲,他的掌心越是使劲,那枚戒指陷得越深,如同是长在手心的脓疮,疼痛无比!

“这位先生,没有预约您不能进去,先生......”

  门外的吵闹打破北冥烨的回忆,他迅速将那枚戒指藏进了他的口袋。

  与此同时,一个吊儿郎当的男人满面春光的闯了进来,身后的总裁秘书一脸快哭了的表情。

“总裁,他硬是要见您,我拦不住......”

  那男人推开秘书,一脸肉麻兮兮的笑道:“亲爱的烨,见你一面真他妈难,可想死人家了!”

  北冥烨冷冰冰的瞪了男人一眼,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朝秘书挥挥手,道:“先下去吧!”

  顾伊帆盯着秘书阿罗多姿的背影口水长流,转而朝身后的冰山脸阴阳怪气道:“烨总艳福不浅啊!”

  北冥烨满脸黑线,紧抿着薄唇的样子既性感又有型。

“怎么非洲的狮子没咬死你吗?”

  这个顾伊帆也算是个奇葩,两年前扔下家族企业不管,说是要去非洲养狮子亲近大自然,现在突然现身,估计准没好事。

“一来就咒我死,有你这么当基友的嘛!”

  如果北冥烨是冰山,那顾伊帆就是火海了,两人从小不对盘,却也一路称兄道弟到现在。

“有话快说!”北冥烨翻开文案,一脸的不耐烦。

  手底下一大堆案子要过目,他可没他顾大少爷那么洒脱!

“啧,口气那么差,我还是不告诉你好了!”

“慢走不送!”

“我靠,阿烨你......”顾伊帆气的龇牙咧嘴,原本还想卖个关子得瑟一下,谁知人家烨大少爷根本就不感兴趣。

  眼看北冥烨这个死男人只顾埋首工作,顾伊帆气得直咬牙。

“你真的不感兴趣?”

  北冥烨皱了皱眉毛,按下通话键:“lily,叫保全上来!”

“北冥烨,你......你有种!”哼,好吧,又输了!!

  顾伊帆终于认输,他不知从哪里翻出来一叠照片气呼呼的扔到男人面前,说道:“别说兄弟我没给你见面礼,你自己看吧!”

  夜幕之下的城市霓虹灯闪烁,在这个五光十色,灯红酒绿的世界,每一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故事。

‘桃色’是一家规模颇大的娱乐城,在A市算得上小有名气,每天晚上来这里找乐子寻开心的男人女人不在少数。

  黎洛薇静静的坐在‘桃色’的化妆间,她画着很浓的妆,脸上涂着厚厚的粉底,一件红色低胸豹纹短裙让她看起来性感却又廉价,即便是这副打扮,但她身上始终散发着一股清纯的气质,厚厚的妆容之下,隐藏不住她精致立体的五官,她的脖子纤细白皙如同高贵的黑天鹅,优雅的坐姿让她看起来像是一名芭蕾舞者。

  她呆坐在这里已经一个小时了,看着镜中浓妆艳抹的自己,女人觉得鼻头有些酸酸的。

“想好了吗?”说话的是‘桃色’的领班妮娜,她站在黎洛薇身后一直等着黎洛薇做决定。

“你不是很需要钱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错过了你一定会后悔的!”

  妮娜轻轻抚摸着黎洛薇的脸颊,如同长辈一般慈祥,心里感叹道:啧,这么标志的一个美人,也难怪那位客人会出那么高的价钱,不过这女人一向只陪酒,要想她陪客,的确需要下点功夫呢!

“妮娜姐,我......”黎洛薇咬了咬嘴唇欲言又止,几根纤细白净的手指几乎快要被她扭曲折断了。

  她其实是个很保守很传统的女人,若不是走投无路,她死也不会赚这种不干不净,卑微低贱的钱!

“想想你的念念,想想季先生,他们还等着你去救命,不过是陪一个晚上而已,难道你连这点牺牲也不肯吗?”

  妮娜用自己少有的耐心一遍遍的苦口婆心,呵,这可是棵摇钱树,她妮娜急不得!

“小薇,妮娜姐是想帮你,错过了这个机会,想想他们怎么办吧!”

  妮娜将一张房卡塞进黎洛薇的掌心,她拍了拍女人的肩膀就出去了。

  倒不是她对黎洛薇失去了耐心,只是她早就知道黎洛薇家里的情况,这个女人虽然看似柔弱,但骨子里还是很有种的。

  兔子逼急了会咬人,同样的,再柔弱的女人也有她惊人的一面。

  黎洛薇紧紧攥着这张房卡,如同是攥着被烙得通红的铁块,只觉得无比烫手。

  她吸了吸鼻子,硬是不让自己眼泪掉下来,不是她想故意装坚强,只是她不许自己掉眼泪,因为哭花了妆她就失去了拯救家人的资本了。

  时针滴答滴答的转了一圈又一圈,黎洛薇从一开始就知道,走到今天,是迟早的事。

“妮娜姐说得对,做人不能忘恩负义,我不能那么自私!”

  手里捏着那张房卡,黎洛薇来到了房间门口,她的心扑通扑通直跳,恐惧又紧张,瘦弱的身体忍不住直发抖。

  房门紧闭,黎洛薇可怜兮兮的站在那里,既不敢擅自闯入,也不敢轻易敲门,她就这么站着,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了,身体的血液也要凝固了。

  她害怕,真的很害怕。

  平时,单是跟陌生男子对话,她都极不自然,而现在却要她和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做那样的事情,这感觉如同是要她下地狱!

  或许,对黎洛薇而言,房内是比地狱还要万劫不复的恐怖之地!

  最终,她鼓足勇气用房卡打开门,以为会看到什么洪水猛兽,结果屋子里一片漆黑,什么也没有!

“有......有人吗?”“先......先生?”

  黎洛薇先是结结巴巴的问了几声,见没有人回应,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

  呼,或许那人等得不耐烦走了吧!!

  这样想着,黎洛薇放松不少,她摸索着准备去开灯,可谁知刚一伸手,甚至还来不及按下电源,她的身体便被一副强硬的躯体死死压向墙壁。

“唔......”“唔......”

  黑暗之中,黎洛薇还来不及询问,小嘴便被人死死吻住。

  很显然,这个压在自己身上,正粗暴亲吻自己的男人就是妮娜姐口中的‘贵宾’,也是她黎洛薇要伺候的第一个男人了吧!

“别,先......先生......”

  男人在侵袭着黎洛薇柔软唇瓣的同时,大掌却毫不留情的一把扯掉女人身上的豹纹短裙,如此粗鲁的动作吓得黎洛薇尖叫起来。

  这尖叫更加助长了男人的动作,黎洛薇的身体突然凌空了,接着便被男人重重的抛向了大床之上,壮硕如山的身躯立刻欺压而上。

“先......先生,您别急......别......”黎洛薇被摔得青一块紫一块,嘴角也被他咬破了皮,口中弥漫的血腥味让人作呕。

  呼,这男人简直就是虐待狂,要么就跟她有八辈子血海深仇,否则他也不至于把她往死里整嘛!

  虽然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但男人似乎有一双恶魔的眼睛,可以洞察黑暗,如同一只亮着雪白獠牙的野兽,而身下的女人便是他等候已久的猎物!

  他似乎很恨她,很恨很恨她!!

  越来越熟悉的味道,越来越熟悉的气息,即使是闭着眼睛,即使是隔着男人那高级的丝质衬衣,黎洛薇依然能百分之一百的确定,是他!

“北冥烨!”黎洛薇大声道,耳边男人粗重的喘息乍然停止。

‘啪’的一声,整个房间灯火通明。

  北冥烨起身理了理衬衣上的褶皱,冷冷的瞥了一眼床上衣不蔽体的黎洛薇,衣冠楚楚的模样彷佛刚刚黑暗中那个疯狂的男人根本就不是他。

  施华洛水晶吊灯特别的亮,甚至有些刺眼,灯下的北冥烨依旧如四年前一样,不,应该是比四年前还要英俊潇洒,风度翩翩。

  他身上时刻带着光芒,来自上流社会,完美男人的光芒,耀眼得让她睁不开眼睛。

  而四年后的她,她黎洛薇,那个曾经美丽无瑕的黎洛薇,此刻却是如此肮脏下贱,被曾经最爱自己的男人愚弄嘲笑!!

“四年不见,技术见涨。”

  北冥烨冷笑着俯下身,端起她的下巴,如同是逗弄一只哈巴狗,俊冷绝美的五官让人怦然心动,可是嘴里的话却如毒蛇的汁液。

“可惜,你太脏了,我连碰都不想碰!”

  黎洛薇艰涩的咽了咽口水,她低着头,不敢看北冥烨的眼睛。

“我......你,你还好吗?”她唯唯诺诺的话刚一出口,‘啪’的一巴掌,便被北冥烨打得晕头转向,白净的脸蛋上立刻浮现出五个清晰的掌印。

“我好得很,倒是你,似乎混得不怎么样!”北冥烨冷冷看着黎洛薇,语气极尽嘲弄,不是他不懂怜香惜玉,只是对这种女人,他实在没什么好怜惜的。

“今天......是你故意的,对吗?”黎洛薇的脸火辣辣的疼,她眼眸含着泪水,可怜兮兮的望着北冥烨。

“我知道你怪我,也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是......可是你对我是不是太狠了点?”

“狠?你应该谢谢我还没有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

“那我宁愿你当初就杀了我,也好过被你这样羞辱!!”

  黎洛薇痛苦的朝北冥烨吼道,她以为四年过去了,他多少会原谅她一点,至少她罪不至死啊!

“是吗?那现在也不迟!”北冥烨说着,大掌忽然掐住黎洛薇的脖子,阻断了她的呼吸。

“呃......”

  女人发出痛苦的呜咽,面色变得青紫,眼珠暴起,那如黑天鹅一般纤细的脖子,只需他再多一分力道,便能轻易扭断。

  她的眼神充满了哀求和恐惧,光洁姣好的肌肤裸露在外,娇小瘦弱,楚楚可怜,北冥烨忽然动了恻隐之心。

  毕竟是自己那么深爱过的女人,原本想好的报复,现在竟然有些不忍心了!

“咳咳......”最终北冥烨还是放了她,虽然以他的势力,捏死这个女人如同捏死一只蚂蚁,可他还是下不了手。

  黎洛薇剧烈的咳嗽着,肩头微微战栗,她哭了。

  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心痛。

  呵,四年过去了,这个男人还是想要她的命啊!

  哀莫大于心死,黎洛薇不再对北冥烨抱有任何幻想,对于一个屡次想要她性命的男人,她还有什么好幻想的?!

  北冥烨深吸一口气,高大的身躯长久伫立着一动不动,俊美的五官闪过一丝复杂。

  终究是不忍啊,他转身准备离开,谁知背对着自己的女人却突然跳下床,拉住自己的手臂。

  北冥烨的心突然炽热狂跳,他从来不知道,即使是现在,这个女人依然能轻易的左右着他的心跳!

“你......你还没付钱呢!”黎洛薇轻轻拽了拽北冥烨的衣角,艰难的说道:“请你......付了钱再离开吧!”

  她知道北冥烨一定打心眼里瞧不起她,可她现在急需要钱,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今天要是换做别的任何男人,她依旧会这么低三下四的!

  北冥烨愣在原地,完美得如同一尊雕塑,他冷漠的看着黎洛薇,忽然心生厌恶。

“你想要多少?”男人的声音带着冷漠和轻视。

  一想到自己曾那么深爱过这个卑贱拜金的女人,北冥烨便一阵恶心,懊恼不已。

“我......我需要钱,5000......可以吗?”黎洛薇匆匆看了一眼北冥烨,他冰冷的表情让她心生畏惧。

  男人冷哼一声,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黎洛薇,然后用嘲讽的口气道:“5000?凭你这样的姿色?”

  黎洛薇将头埋得更低了,北冥烨的目光让她极不自然,她觉得自己好廉价,像是待价而沽的商品,受人指指点点。

“或者......3000也可以!”

  她结结巴巴的说道,用尽了毕生的勇气和尊严。

3000是她的底线,对于身无分文还必须负担整个家庭的她来说,真的不能再少了,如果今天再不把住院费缴清,医院那边是不会再通融的了。

  如果出卖自己的肉体和尊严可以换取这3000块钱,那么她心甘情愿。

  黎洛薇见北冥烨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瞪着自己,那双沉不见底的黑色眸子,对她再也不会有半分柔情了吧!

  突然好想哭,回忆着从她18岁在花店第一次遇到这个男人,他对她一见钟情,再到他对她几近疯狂的猛烈追求,她从一个高中生,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孩儿,到最后身心一并奉献给他。

  黎洛薇以为自己已经很了解眼前这个男人了,她闭着眼睛都能画出他轮廓完美的五官,捂着耳朵都能分辨他醇厚沉稳的嗓音,他的肌肤,他的味道,他的气息,甚至他骨节分明的手指,都如同刻在自己的脑海一样,即使过了四年她都能分辨得清清楚楚!

  可现在的他们,不过是一对陌生人,陌生到让她恐惧!

“像你这样的有钱人......3000块钱根本就是九牛一毛?你就当打赏给叫花子吧!”黎洛薇见北冥烨不说话,于是壮着胆子结结巴巴的恳求道。

  她需要钱,她真的很需要钱啊!

  曾经那么相爱的他们,此刻只剩下普通嫖客与妓女之间的讨价还价,明亮的水晶吊灯之下,人性的丑恶尽显!

  北冥烨忽然觉得好讽刺,如同被人狠狠扇了一个耳光,他清醒的认识到,原来自己曾经爱过的女人,是如此的粗鄙丑恶!

“想要钱?我给你!”他冷笑着从皮甲里抽出三张百元大钞,又道:“不过,你不过是只普通鸡,就值这个价而已!”

  北冥烨说完,就要绝尘而去,黎洛薇慌乱的追了上去。

“不够的,就当我求求你,真的不够......”

  男人冷冷的看着黎洛薇,眼神冷淡。

  啧,她还是和从前一样,一着急鼻子眉毛都会皱在一起,楚楚可怜的样子曾是他最心疼的,可是现在他只觉得讨厌和恶心而已。

  他不再心疼她,只是端着她的下巴,半玩笑半轻蔑道:“如果你能变回18岁的样子,或许我会考虑考虑!”

  男人冷冷的甩开黎洛薇的手,绝情离去。

  黎洛薇瞬间犹如失去了提线的木偶,整个人瘫软在地,无声的眼泪弄花了她满脸的浓妆。

“呜呜,呜呜......”

  回不去了,真的回不去了!

  明明早就清楚的事实,可看到如此冷漠无情的你,我还是心痛不已。

“叮铃铃......”

  尖锐的手机铃声打断了黎洛薇的哭声,来电显示那一串熟悉的号码,如同夺命的咒语,顿时让她肉跳心惊!

  繁华街头,一辆银色帕加尼超跑平稳的停在一家婚纱摄影楼门口。

  车内,美丽的女人温柔的吻了吻驾驶座上的男人,满脸幸福。

“烨,谢谢你能来,我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真的好幸福。”

“不用那么见外,我们即将是夫妻。”

  北冥烨理了理许纤柔耳边的落发,轻声说道。

“你一直都那么忙,我其实不想打扰你的,可雪莉妈咪说结婚是两个人的事,婚纱照我一个人也拍不了,所以......”

  许纤柔一脸抱歉的看着北冥烨,在男人面前她一直小心翼翼的,生怕惹得北冥烨不高兴。

  就像她名字一样,许纤柔给人一种纤细柔弱,需要人保护的感觉,那白净的脸蛋好像是刚刚拨开的荔枝,似乎只要轻轻碰一下就会破掉!

“我妈说得对,不仅婚纱照一个人拍不了,还有很多事,一个人都做不了!”

  北冥烨说完,暧昧的拍拍许纤柔的肚皮,优雅之中又带着一丝邪魅,令许纤柔脸红又心跳。

  他跟许纤柔算是青梅竹马,只是一直找不到恋爱的感觉,这么多年许纤柔一直陪在他身边,对他不离不弃。

  四年前,他遭遇了黎洛薇无情的背叛,那个时候许纤柔向他告白,默默的陪着他,忍受着他阴晴不定的坏脾气,甚至有一次为了救他,她险些丧命,她的付出最终打动了北冥烨,他们自然而然的走到了一起。

  在北冥烨心里,他一直很感激许纤柔,和她结婚不单单是企业联姻,他对她还是有感情的,只是感激多过于爱情。

“听桂姨说你最近食欲不好,是因为怀孕吗?”

  北冥烨摸着许纤柔的肚子,眼神变得很温暖,想到自己即将要成为一个父亲,他对许纤柔更加的关怀备至。

  虽然这个孩子来得有些突然,他甚至有动过让许纤柔拿掉孩子的念头,但后来他学着去接受,竟然也开始期待自己成为父亲的那一天了。

“额,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下车吧!”

  许纤柔没有回答,神情有些慌乱,她不自然的催促道。

  北冥烨挑挑眉,虽然女人的反应很奇怪,但他也没往心里去。

“北冥先生,许小姐,里面请。”

  在一群人的热烈欢迎下,两人走进了影楼。

  这家婚纱摄影楼是许纤柔精心挑选的,无论是服装还是场景都是世界一流,摄影师的摄影技术也是名声在外。

“许小姐,我们先给您化妆,北冥先生您稍事等候,我们助理去给您取服装。”

  影楼的负责人小心翼翼的说道。

  这两位可是贵宾中的贵宾,马虎不得。

“嗯。”北冥烨稍显冷淡的点了点头,虽然心里有些不耐烦,但想到这是许纤柔期盼已久的,也没多说什么。

“烨,那我先过化妆,真的不好意思,浪费了你的时间。”

“去吧,我等你!”男人微笑道。

  换好了服装,北冥烨更加挺拔伟岸了,看得一旁的女孩儿们个个直流口水,谁要是能和这样完美的男人结婚,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北冥先生,您要喝点什么吗?”

“北冥先生,这里有今天最新的财经报,你要看吗?”

“哎呀,北冥先生,我们可以和您拍张照吗?”

  贵宾室里一波一波的影楼工作人员络绎不绝,仔细看来好像全是女人。

  虽然知道男人要结婚了,可这依然抵挡不了大票的花痴女。

  北冥烨不悦的皱着眉,一脸冷冰冰的拒绝。

“都出去,我什么都不需要!”

“北冥先生......”

“滚!”男人一声怒吼,诺大的贵宾室终于清静了。

  北冥烨揉了揉鼻梁,感到自己的耐性快要被用光。

  看了看表,差不多过去了一个小时,这一小时若是折算成人民币,不知道可以养活多少人呢!

  百无聊赖的北冥烨只得拿起报纸打发时间,头版便是他要大婚的消息。

“那个......”

“滚出去,听不到吗!”见又有人来烦自己,北冥烨火大的吼道。

  可是一抬头,男人却愣住了!

“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