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要饭小妹到三夺影后,她的人生比电影更传奇

全球时尚汇 2018-12-05 15:16:57


第3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于昨晚在香港文化中心正式结束。最佳女主角方面,周冬雨马思纯的“双黄蛋”没能在金像上复制,最终被《幸运是我》的女主角惠英红收入囊中。而这也是惠英红破纪录地第三次收获金像奖影后大奖。



在发表获奖感言时,惠英红回忆起母亲,泣不成声:“其实我的手正在抽筋。多谢导演,多谢我的拍档陈家乐。其实这次为什么我那么激动,我拍这套戏是为了我妈,我妈已经有十多年的老人痴呆。我很希望可以给很多人知道,老人痴呆需要被关注。”现场很多嘉宾也被感动到流泪。

《幸运是我》是惠英红致歉自己母亲的作品。她在片中饰演患有认知障碍的芬姨,和边缘青年旭仔在同一个屋檐下争吵磨合,最终默默成为彼此的依靠和牵挂。



与惠英红一起争夺今年金像奖最佳女主角的还有汤唯、周冬雨、马思纯等年轻女演员,而57岁的惠英红还是用她教科书式的表演征服了所有评委会成员。其实,这次是惠英红第三次问鼎金像影后,她成为了除张曼玉之外拿金像影后最多的女演员。




金像影后的传奇人生

惠英红1960年生于香港,祖籍山东,满族正黄旗,父亲是大户人家的孩子,惠英红本是金枝玉叶的公主命。




1949年后他们一家人迁居香港。1963年,父亲的钱在香港被骗光,兄弟姊妹八人因家贫,较年长的兄姐都被卖断了学京戏。其父亲是秀才,因为自己的处境而没有脸面出门,所以其母就带着当时年仅三岁的惠英红还有惠英红的妹妹沿街乞讨,后来改卖口香糖等小物件补贴家用。



童年的不幸生活让惠英红练就了坚毅的性格。十岁之前,惠英红一直生活在铜锣湾的贫民窟和湾仔的红灯区。十一岁时,为了赚钱,她就跟着姐姐去舞厅跳舞,因为上进又有天分,很快就做到了领舞。十四岁被邵氏相中,出演《射雕英雄传》中的穆念慈。从此入行香港武打片。第一部戏是在邵氏出品的金庸剧《射雕英雄传》中,出演女二号穆念慈的角色。



惠英红刚入行时,正是香港武侠片盛行的年代。能打的男演员遍地都是,而女演员却少之又少。早期打戏都是真打,银幕上风光无限,银幕下可能被打得遍体鳞伤。女演员因为太痛放弃了,只有惠英红愿意坚持。为此惠英红吃尽了正常人无法想象的苦。



光辉的80年代,女演员要出头,不拍拳头便要拍枕头。而惠英红拒绝了送上门来的枕头,坚守在拳头的阵地。这股吃苦不服输的拼劲儿,为她赢得了相应的尊重和影坛地位,一代功夫片大师刘家良收她为徒,亲自传授武术,请她做电影御用女主角;香港武侠电影名导张彻收她做干女儿。



2015年惠英红做客鲁豫有约,鲁豫问她为什么这么拼?惠英红回答,当时支持她打下去最大的动力是“脱贫”。



“如果不熬过这一关,我就没机会了。我要成为明星,家里才能有好的生活。同期有几个一起的演员,都比我漂亮,我必须比她们更努力、更拼命。”


1982年,惠英红迎来了事业第一个转折点,金像影后。


那一年,金像奖1岁,惠英红21岁。她不知道金像奖意味着什么,上了台甚至不知道说些什么。因为家庭贫苦,得奖第一反应竟是:为什么不直接发钱呢!



不过拿奖后片酬水涨船高,惠英红凭借邵氏“第一打女”的形象名噪一时,她也成了荧幕上的绝对女主角。观众喜欢看她的打戏,是因为惠英红的武打,既有大女人的英气逼人,又有小女人的娇羞妩媚;


  


也有人说,是打戏让人们忽视了惠英红的美貌。当年的红姐真的是年轻漂亮,身材也很好。24岁的惠英红和22岁的关之琳站在一起,气质容貌丝毫没有输。



在事业红火时,爱情也悄然而至,惠英红和相差七年的黄子杨谱写一段姊弟恋,但未能开花结果,两人在年龄上、事业上的差距,最终两人分道扬镳。



感情上带来的创伤,并没有让惠英红消沉,而是把更多的精力都放在了事业上拼命的赚钱,拼命的拍戏,最多是一年拍了九部电影。然而风行一时后,到90年代,香港电影格局转型,武侠片势头下走,文艺片、爱情片崛起。惠英红这时片约大幅度减少,甚至无戏可拍。人气下滑,加上伤病困扰,惠英红不再享受当“女侠”的荣耀,而是想成为一名真正的演员。当时公司因为担心她打女的形象毁了,不支持她转型。惠英红因此离开了邵氏,开始尝试接拍电视剧。


1997年,和关咏荷合作的《苗翠花》,她在里面饰演又耿直武功又好的三姨太。




1998年内地香港合拍的《太极宗师》,这剧当年火到不行,也让很多人记住了“红姨”。



吴启华版《倚天屠龙记》,见过了惠英红版的师太,其他的灭绝都显得不那么灭绝了…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她在演这些角色时承受着巨大的心理落差。


不到10年时间,从一线打星跌过到万年女配,找来的角色不是阿姨,就是妈妈…惠英红又放不下架子求别人,最终推掉了所有的片约,消失了。



离开娱乐圈后,她患上了抑郁症,有段时间自我封闭,拒绝见人,甚至一度吃安眠药自杀。幸好妈妈和妹妹及时发现,把她抢救了回来。

经历过生死的人,总能拥有更为豁达的人生观。


惠英红醒来之后想通了:“我有钱有房子,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地位了嘛,我争取啊!”“既然上天不收我,不如积极的地生存。”



她开始自我调整,拿出当年拍打戏的劲头儿,在香港中文大学报班上课,学英文,看心理医生,还考到治疗情绪病的牌照,当了九个月的情绪病医师。


也开始放下架子,给老朋友打电话,争取拍戏的机会。


2009年惠英红等了7年,等来了《心魔》,她在片中饰演一个对儿子占有欲极强的单亲妈妈,导演将剧本到她手中时,说了句角色很难。惠英红一看:“有什么困难?角色有精神病?没问题,我自己病了很多年。”


2010年,《心魔》让她二度问鼎金像奖影后。



还未上台已哭成泪人,这一幕成为了香港金像奖10大经典画面之一。



在领奖时她含泪说道:“我恨佐(想要)这个奖很久了。我让人知道原来我是会演戏的。”



那一年,她凭借《心魔》斩获七个影后,重回巅峰。之后,惠英红接片全然遵从内心,演好戏是她不变的标准。2011年,为了能在一部电视剧中出演武则天,她不惜自降片酬。



2014年,麦浚龙拍摄《僵尸》致敬经典,邀请惠英红演配角。惠英红一不小心再拿金像最佳女配。


已经说好不再拍打戏,去年还是接拍了一部动作片《Mrs.K》,因为导演是《心魔》的导演,她要感恩。


2016年,接下温情小制作《幸运是我》,则是为了向母亲道歉。



母亲的死是她的一块心病,她曾一度误解患老年痴呆症的母亲装傻不关心她,后来才知道母亲病得那么重。亲人和朋友是惠英红最在意的部分。至于爱情…她还在充满向往的等待。


惠英红出道以来绯闻甚少, 早年传她与师傅刘家良拍戏生情,时隔多年,惠英红大方回应:“他老婆(翁静晶)每天都在旁边的,拜托!”

惠英红、刘家良。


出道40余年,惠英红承认过两任男友,一位是早年交往的圈外男友。88年惠英红自费拍裸照写真,男友得知后,拒绝她与他的朋友同场吃饭。惠英红觉得很受伤,选择分手。



鲁豫问她,你一定后悔了吧?惠英红的回答展现了独立女性的骨气,“没有啊,我一定会踹走他,不尊重我,往后怎么能在一起。



另一位是黄子扬,交往两年,又不得善终。大师说她60岁才有好的姻缘,她笑着自我调侃,60岁还爱我,那应该是真爱了吧。



有人为她至今未婚感到惋惜,殊不知孑然一身的惠英红活得有多好。



拍写真身材好得可以令20岁少女自愧不如,身上雍容气质又有多少同龄女明星能比得上。



惠英红的一生像活了别人的两生,而再苦的日子,她都能坦荡的接受,勇敢的面对,活得真实而洒脱。



从要饭小妹到影后,比电影还要传奇的人生,如此精彩,正如惠英红自己所说:


“经历了20岁的风华正茂,

30岁的落魄流离,

50岁的我仍能再获成功,

这一切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

60岁的自己,作为女人,

我有自信,可以优雅的老去。

每个人,都是一个传奇。”



金像奖上的黑裙阵营

每届的颁奖,明星红毯秀总是一大看点。此届金鹰奖的红毯出奇的一致,众女星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黑色小礼服。周冬雨、赵薇、林允……乌压压的一片,却又各有特色。



作为金马奖影后以及被提名的金像奖影后,周冬雨选择了Miu Miu 高定,手包和高跟鞋来自Giuseppe Zanotti,搭配超闪耀的Chopard萧邦珠宝,尽管未能获奖,但是派头也是足足的。做起鬼脸的时候也超萌的呢!



以金像奖评委身份走上红毯的章子怡,衣品依然没得说。Alberta Ferretti的黑色礼服,搭配超闪耀的Tiffany项链,心情超好的章子怡把黑裙也穿出仙范儿。



赵薇身着Dice Kayek 2017秋冬系列黑色礼服搭配Jimmy Choo高跟鞋,手拿Roger Vivier黑色手包闪耀出席。赵大美女的这一身,略显臃肿呢!





林允身穿Chanel 2017早秋系列长裙,搭配Jimmy Choo高跟鞋和Boucheron珠宝,虽然也是黑色系列,但是薄纱的材质和蓬蓬的裙摆充满了公主感呢,搭配丸子头更显俏皮年轻。



身着Zuhair Murad 高定的张雨绮脚踩Jimmy Choo高跟鞋亮相红毯,女王气场强大。超长的裙摆颇有美人鱼的风范呢!